廿七

任你密雨斜侵,我只坐拥王城。

在办公室摸鱼的时候,收到了粉丝送来的小礼物🎁
妈耶超级开心[耶]
我会好好写文不辜负你的一片美意的(=゚ω゚)ノ@青山似北屋 

再次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

校友轶事(七)

收到邮件的时候,阿尔托利亚正好在吃午饭。她是那种无论在做什么都不会耽误工作的人,所以当邮件提示声一响她便立刻拿起了手机。


“衣服和鞋子已经送到你办公室,大概5套。恩奇都下午回来会指导你高级社交礼仪,你可千万不要给本公司丢脸。吉尔伽美什、“


阿尔托利亚一翻白眼,心想这家伙对谁都这样吗一点都没有礼貌,这样的人是怎么做到大老板的,这个社会果然有问题。


而且什么前因后果都没有,看不起人也不是这么个看法……


阿尔托利亚又要了一份章鱼小丸子和一大碗乌冬面,打包好以后提着回了办公室。


虽然吉尔伽美什的别墅里有的是山珍海味,但她还是喜欢自己用工资买来的食物,这样她似乎才能更对得起...

校友轶事(六)

吉尔伽美什在早上10:00收到了美狄亚的请贴。

emmmm……结婚请帖。

请帖上主要说明了婚礼的时间地点,很明显是批量印刷的结果。

按理说,这样的信件吉尔伽美什是拆都不会拆直接喂垃圾桶的,但是美狄亚和恩奇都算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这个面子他也不得不给。

不过按照这家伙的性格恐怕不会让他仅仅参加个婚礼就完了……

吉尔伽美什把请帖拿出来仔细看了看信封,果然看到一个小纸条。

纸条上写着他必须要带着占卜中出现的女孩子一起出席。

真的是……好无聊。

他很想打个电话拒绝对方的要求但是转念一想,不如借此机会调戏一下他新来的私人秘书。

所谓“占卜中的女孩”其实是源于美狄亚的一次预知仪式。那时候他和恩奇都还是大三学生,而美狄亚则...

校友轶事(五)

这是阿尔托莉娅第4次拿着同一份文件从吉尔伽美什办公室出来。
回想起某个家伙目中无人地嘴脸,阿尔托莉娅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到他无可挑剔为止!
阿尔托莉娅大学专业是冬大最好的工商管理专业,后来她因为对经济感兴趣又自学了相关知识,所以说做起这项工作可以说是非常合适了。
不过合适并不代表她愿意。
把文件往桌子前一扔,阿尔托莉娅看着眼前凌乱的纸张真的很想打人,但是谁让她莫名其妙地就成了“抵押”,而且为了学校她还必须按照合同一五一十地做。
唉……
她按着太阳穴再次打开了电脑把刚做好的文件重新编辑排版配色,又打印出来一份,深吸口气推门去了吉尔伽美什的办公室。
“嘛,对于金色的使用可圈可点。算了也不指望你有多高造诣,放这儿吧...

Alternative[4] Crown

吉尔伽美什一身金光闪闪出现在王城周边的集市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但是在一旁衣着朴素的少女却显得格格不入。

“挑你喜欢的,本王的庭院没有你找不到的美食。”

吉尔伽美什双手环肩环视集市一圈。

“不必。”

亚瑟做冷淡状。

正在这时距离他们最近的商铺正在进货,不一会儿便摆满了红彤彤的诱人山果,骑士王的目光落在那些正在阳光下发光的果子上。

英雄王的双眼锐利如鹰,即可看穿了少女的看法,轻哼一声走向那家商铺随便取了一个果子来回端详,而后丢到骑士王脸上。

“不列颠的美食还不如本王的果子吗?也对,杂种的贫瘠怎能与本王的富庶相提并论。”

亚瑟抬手接住山果后轻轻放回原处,并没有接吉尔伽美什的话。...

Alternative[3] Nightmare

亚瑟站在房间极目远眺,窗外是乌鲁克城王城最繁华的中心。

看来英雄王的礼遇与她的身份是相符的,虽然曾经口出狂言,但是其他方面确实挑不出什么问题,甚至可以说得满分。

转身,少女看向雕琢精良的石桌上摆放着形态各异的雕塑,身边一张双人石床宽阔舒适,用紫色麻绢覆盖着,床头的石枕和木制打造的床边小柜相得益彰,还有其他小物件之类的物品应有尽有。

内寝门口站着两个侍女衣着素白的麻布,和亚瑟身上的淡金色长裙形成鲜明的对比,更显得她不入世俗。

就这个时代而言,的确是极尽奢华之态了,但是……

细致入微的招待,亚瑟并没有感到放松,不仅是因为时代的巨大跨越带来的不习惯,还有某位可以说是霸道无理的英雄王嘴里不断...

Alternative[2] Enkidu

此刻,金发赤眸的王者正单手托腮,玩味地看着衣着苏美尔服饰的亚瑟王。

血统真的是一种奇妙的东西,有此可以引发一头金色的秀丽长发和一双祖母绿色的澄澈眼眸,而这双眼眸的主人还倔强像一块石头,雄性生物对这类的雌性大都没有抵抗力,更不用说英雄王。

姣好的面庞下是一副光洁的胴体,上好的棉麻布料滑过丝绒般的肌肤,而最吸引人的是那双仍旧高高在上的眼神。明明就是一个未经人事还抱有天真幻想的小姑娘,这执着心倒是强大得可怕,宛若耀眼的钻石一样——所以说英雄王才想看到这坚硬的钻石破碎的刹那。

这番明媚景象让一向观察入微的英雄王忽略了进入王殿一来的不协调感,舒适的座椅,还有眼前绮丽的美人,英雄王的嘴角不由得勾起恶...

Alternative[1] Uruk

公元前3500年,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南部,幼发拉底河沿岸而过。

古老的城市国家,乌鲁克。

从根源上说,一个王朝或者说国家,均起源于人类的贪念和占有欲,比如说想要征服世界,想要万民臣服,想要无可计数的财宝,甚至君临这个时代。

诚然,这对于苏美尔王朝的统治者吉尔伽美什来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三分之二神之血统与三分之一人之血统,已经注定他生来就是个纯粹的统治者,便有恣意妄为和暴虐残忍的资本和条件。

尽管暴戾恣睢,但是吉尔伽美什能成为后世所传颂的英雄王确实当之无愧,不仅因为他四处搜寻而来的无尽财宝,还因为在国民谋福祉方面所做的决定。

修城墙,改制度,铲除危害国家的恶兽,合理分配社会财富。——使...

【说明】有关《Alternative》

以下校正版本,也就是最终作为本子的内容

因为一开始写的时候有些地方瑕疵很大,所以内容会有调整,但是主线不变,lof贴出来主要是想让大家尝尝鲜~

但是最多会贴出来10节左右,想看最初版本的可以移步贴吧啦~

【为了使阅读流畅,其他未修改的部分会在lof删掉,但是贴吧上不会删掉】

以下贴吧链接

《alternative》双王阵线吧

《alternative》fate双王吧

Alternative [1]

Chapter[1] Uruk        

公元前3500年,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南部,幼发拉底河沿岸而过。

古老的城市国家,乌鲁克。

从根源上说,一个王朝或者说国家,均起源于人类的贪念和占有欲,比如说想要征服世界,想要万民臣服,想要无可计数的财宝,甚至君临这个时代。

诚然,这对于苏美尔王朝的统治者吉尔伽美什来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三分之二神之血统与三分之一人之血统,已经注定他生来就是个纯粹的统治者,便有恣意妄为和暴虐残忍的资本和条件。

尽管暴戾恣睢,但是吉尔伽美什能成为后世所传颂的英雄王确实当之无愧,不仅因为他四...

下一页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